合乐888登录

设为首页 |

网站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大学时代»

【我和我的祖国·家乡篇】白浪河畔话鸢都

作者:李焕年 文章来源:校报 更新时间:2019-10-16

  白浪河畔,碧水盈盈。

  傍晚,我坐在河畔的一棵老槐树下。那是怎样的一棵老槐树啊。常年历经的风霜都化作折折曲曲的纹路,深深地镶嵌在遒劲古拙的枝干上。微风吹过,密密层层的老槐树叶子微微地摆动,在风中发出沙沙的呢喃,仿佛在诉说七十年潍坊这片热土上的沧桑巨变。

  到底应该如何描绘这世界风筝之都?我暗自问道。我不清楚。潍坊古称“潍州”“潍县”,又名“鸢都”。早在夏商时代,潍坊境内已有斟灌、斟鄩、寒、三寿等封国,是古老的历史文化名城。潍坊的名胜古迹,有青云山、老龙湾、昭德古街、蓝溪谷……在悠悠的白浪河畔,看那轻轻的涟漪在水面荡漾,聆听水花拍打河岸的悦耳动听的声响,也是一种别样享受。角落里的野花默默地开着,清风拂鬓,那股韵味便绵延不断地,映上我的心头。

  抬头间又见那棵老槐。斜照的阳光扑打到树冠上,在苍绿色的槐树叶子上投下深深浅浅的绿影。一抹碎金在叶隙照射下来,婆娑树影印在地上,令人迷离。亲历百年沧桑的古树依然默默地矗立着,宠辱不惊兀自观望着鸢都七十年发展变迁。

  七十年来,寿光的蔬菜大棚技术成为全国范围内的楷模,寿光的蔬菜种子随着载人航天送上了太空;七十年来,高密“红高粱之乡”走出了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第一个中国作家莫言。杨家埠木版年画的知名度越来越高,世界风筝之都的声望越来越大,老百姓生活的幸福感越来越强……近黄昏,微妙的深琥珀色霞光淌入西天,秋意点染,别有一番味道。

  潍坊,这片水土孕育了璀璨群星。古有孔圣人弟子“七十二贤”之一的公冶长,妙手丹青绘制清明上河图的张择端;革命年代,有中国共产党早期志士王尽美,中国现实主义新诗开山人臧克家;新时代,王乐泉、许其亮……千千万万潍坊人正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在祖国各条战线上奋斗着。风筝之都潍坊,蒙山水厚泽,养护着一方文脉,仪礼好思,绵延流传。

  治理污染后的鸢都潍坊,尽显绿水青山。黛青色的天幕卷积着淡淡的云,霞光下的拱桥更添幽静。

  鸢都湖上,流动的碧水,铺开墨绿色的湖面。波光晃荡间,人来人往,并无匆忙。水的宁静,似乎缓缓地漾溢到了行人的脸上。沿湖的垂柳、五角枫、银杏,一片金黄的秋意,与淡蓝色的天幕交相辉映,在湖水中投下清晰的倒影。

  恍惚间,这风筝之都,便好似一俏丽佳人,着一袭水袖青衣,长裙曳地,织锦缎,盘花扣。云鬓峨峨,修眉联娟。兰花指尖她吟哦婉转,皑皑步凌波,翦翦舞幽梦。抑扬有度,气若幽兰。令你对她“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声声婉转间,让人恍如隔世。共和国走过辉煌七十年,在鸢都,这种美,刹那,便是永恒。

  白浪河水在我的面前滔滔汩汩而去。岁月无声,岁月静好。悠悠七十载,温馨和谐美丽的鸢都,便沉醉在这一片柔和宁静之中了。

  其时,猛然抬头,只见一轮红红的太阳,缓缓地落于西山之后了。